如果你是80后,90后,那这档节目你绝对看过。


直到现在,这档跨越了41年的节目,仍有不少人拿出来称赞、怀念:《超级变变变》







《超级变变变》可以说是日本的国民节目了。


自1979年开播以来,不仅收获了日本观众,甚至征服了许多中国观众,在我们的童年回忆中,抹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
这档节目是全民参与性节目,不限年龄,不限人数,不限性别,不限国籍,只要脑洞够大,就有资格参与。





每一场节目都设有评审,且每位评审都需要cos成不同的角色。


虽然参赛的选手都是素人,但请来的评审可都是大咖。


闻名世界的大岛渚、火遍亚洲的酒井法子、演技了得的芦田爱菜(担任评审时,她只有7岁)、甚至还有藏于硬盘的饭岛爱...


大岛渚


酒井法子


芦田爱菜


每个评审有2分,满分有20分,只要分数超过15分,节目就算合格。


栏目组会在合格组里,选出冠、亚、季军。


节目的奖金,也非常了得:冠军100万日元;亚军50万日元;季军30万日元...


另外还设有各种各样的小奖项,奖金均是20万日元。



想一想,上个世纪80年代的100万日元,即便折算成人民币,也能买北京一套房了啊。


因此,为了不菲的奖金,日本人民的参与热情,空前高涨。








在《超级变变变》中,节目的气质可谓是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。


比如,沙雕型。


这个表演就两个人,一个表演球,一个表演运动员。


然后扮演球的参赛者,就穿着黑色的衣服跳来跳去,后面又变成彩带,在台上翻来翻去...



我想说,真的不是在整这个人吗?


连主持人都忍不住说:这个节目还蛮蠢的...



在1984年的那一场,有个节目叫《套圈》。


可以说,参赛者表演得真的很直白了...


就是几个人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,然后横穿舞台,自己往杆上套...


不出意外,只得到9分。



有一名参赛者表演沙漏,结果在倒立时,道具被塞住了...


主持人在一旁急死了,连忙说:怎么办,好想上前帮帮他。



还有一些选手,在表演结束后,被困在自己的道具里,只能让工作人员推下场...



但有一些节目,看着明明很沙雕,但你又觉得它充满了创意。


比如,把身体涂黄,全体抹上洗发膏,制造啤酒泡沫的效果。



比如,几个人把身体蜷在一起,慢慢往下掉,把自己制造成冰淇淋。



比如,几个人头涂成不同的颜色,充当台球,撞来撞去。



当然,也有不少节目创意十足,令人大呼精彩。


在一个叫做《童话》的节目里,短短1分多钟内,就把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
一个小女孩点燃火柴,黑色的幕布拉开,出现一辆马车。


请注意,这辆马车都是由人组成:马、马车车厢、马车底座...



还有一个,我至今记忆犹新的节目,展现了惊人的空间感。


一个女孩在照镜子,卧室的门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女鬼。



然后,女孩去开卧室的门,视角开始转变...



突然,大风吹开了窗子,女孩关窗时,连窗子里的倒影都考虑到了。



场景转换,视角变成了从天花板看过去,有水滴滴在地板上...


再次场景转换,视角就变成了从下往上看,然后女鬼在天花板上出现,把女孩捉走了...


令人叫绝的是,从开头到结束,这场表演的视角不断在变化,因而演绎了一个完整而诡异的故事...



如果说这个故事胜在镜头转换,那最新一期中的满分佳作《间谍大作战》,则表现出了强大的分镜能力。


全景、中景、特写、过场...全都展现在一个小小的方格里...



要知道,这些镜头语言,全是参赛者利用道具和透视原理制作而成...




当然,并不是所有获奖作品,都有复杂的创意和制作,在《超级变变变》上获奖,靠的不是努力,而是十足的创意和脑洞。


有不少作品,仅仅表演了几秒就获得了冠军,真是让人感叹不已。


比如,这个脑袋掉了的女孩。



比如,这个男孩子,表演了一个被踩扁的可乐罐子。







聊《超级变变变》这个节目,绕不过一个人:主持人萩本钦一。


自1979年节目开播至今,萩本钦一就一直坚守在节目中。


从38岁的壮年男子,到现在79岁的清瘦老人,这个男人,把自己最好的41年,都交付给了《超级变变变》的舞台。


主持人:萩本钦一


在日本,萩本钦一有着超高人气,人们对他从不用敬语称呼,而是亲切地称他阿钦。


阿钦这个人,全然没有大主持人的傲气,相反,在节目中他总能照顾到每一位参赛者。


有些参赛者落选了,他会说:好不容易上个电视,那就给个特写吧。



有一个节目,有9个参赛者,在过关之后,阿钦可以不顾时长,让每个人说一句话。



在一个叫做《年节料理》的作品中,参赛者扮演了日本过年时,要吃的海鲜料理。


料理中,唯独缺了昂贵的鱼子。



阿钦问:为什么没有鱼子呢?


参赛者面露尴尬,说:我们不常吃鱼子。


阿钦回了一句:哦,不知道怎么做啊。


既圆了场,又顾及了参赛者的心情。



阿钦会想尽办法,让节目过关。


在94回中,有两个节目特别沙雕,评委不出意料地给了低分。


《骑射》


《抬轿》


但阿钦提议,让两个节目一起表演看看。


神奇的一幕出现了,两个本来很沙雕的节目,凑在一起,却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,很好地展现了日本文化。


组合后的节目,居然过关了。



节目结束后,阿钦还会和每个参赛者签名合照。


如果录制得太晚,参赛者会在东京再呆一个晚上,阿钦就会和大家一起开party狂欢。




阿钦是打从心底尊敬这些参赛者。


在一次采访中,他说:我真的非常感谢作为主演的这些参赛者,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支持,才让这个节目如此长寿。



阿钦展示选手们为他写的生日祝福






《超级变变变》是个游乐场。


每一个人都可以用创意当门票,进入这个游乐场里玩耍。


每个人进入游乐场的目的,各不相同。




有的人,因为女友通过了另外一个节目的选拔,作为男友的他,想通过《超级变变变》扳回一成,结果失败。


有的人,因为儿子文静内向,却有一天突然提出要参加《超级变变变》,作为爸爸的自己,开心地全力支持。


有的人,因为朋友失恋,想要给朋友打气,就拉上他一起参加了节目,希望他能重新振作。


有的人,仅仅是喝酒认识的陌生人,相谈甚欢之下,决定一起参加《超级变变变》。





而有的人,把参加《超级变变变》当成了人生的信念。


一位叫做三井胜彦的人,从15岁开始参加节目,一共参加了51次,到了47岁还在报名。



他甚至还认识了同来参加节目的女孩,两人一起组成了家庭。


三井说:多亏了《超级变变变》,我的人生变得更好了。


《超级变变变》成就了他的幸福,而他也为《超级变变变》增添了温度。



无论抱着怎么样的目的,这些人都能在这个游乐园里,收获最大的快乐。


所以,你会看到所有失败的参赛者,没有一个卖惨痛哭。


在新一期的节目中,一个叫《登山》的节目,破天荒地得了0分。


参赛者知道自己得了0分后,依然喜笑颜开。



在这座游乐场里,玩得好的人,收获奖金,没玩好的人,收获快乐。


无论是否得奖,大家都在尽情地玩乐,尽情地享受。








我们为什么喜欢,甚至如此怀念《超级变变变》?


因为它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简单和纯粹。


它从来都没想过炒新闻、买热搜、制造话题,打造流量网红。


即便是现在,它也没有被流量侵蚀。




赛制不夺人眼球,还是老一套。


参赛者依然是素人,没有明星和网红。


就连那块计分板,41年来也没变过。





阿钦说过:当时的初衷,就是想制作一档谁都想参与,谁都能参与的节目。


创造一个节目不难,但在流量浪潮下,能守住节目的初心,实属难能可贵。


在这个时代,我们看了太多明星的假正经,太多网红的装疯卖傻,却很少能看到普通人身上的创造力。


而《超级变变变》这个舞台,却提供了一方天地,给这些普通人展示自己的魅力。





沙雕、纯真、可爱、执着、温暖、认真、严谨...


无论有着何种特质,这些正是普通人的精彩之处啊。


对于这些普通人,阿钦有着最柔情的评价:


普通人其实并不普通,正是普通人身上闪闪发光的智慧,改变了电视节目。


本文部分内容,参考自《一条》对萩本钦一的采访。


后台回复超级变变变

获得观看链接






小时候蹲点看过的,点“在看”集合一下
下一篇: GOG 十周年:为游戏继往开来 上一篇: 中国第一人!从学渣到手艺届奥斯卡得主,北京女孩打破日本30年垄断,惊艳全世界…
热门推荐
其他文章